-黄山奥运选手「黄山市健身气功代表队在北京国际比赛中获佳绩」

黄山奥运选手「黄山市健身气功代表队在北京国际比赛中获佳绩」

近期,国内疫情形势复杂严峻,取消一切线下活动和赛事。2022年3月26日,第十五届国际导引养生功比赛在北京体育大学北体传媒演播厅顺利拉开帷幕。本次比赛由北京体育大学主办,北京体育大学中国武术学院承办,北京体育大学导引养生中心协办。

出席比赛开幕式的嘉宾有国家体育总局健身气功管理中心副主任、副书记,中国健身气功协会副主席董军;北京体育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张健;国家体育总局健身气功管理中心国内发展部主任、中国健身气功协会秘书长王涛;北京体育大学训练竞赛处处长张宏伟;北京体育大学中国武术学院分党委书记、院长马学智;北京体育大学国际交流与合作处副处长吴俊;北京体育大学中国武术学院教授杨柏龙、刘玉萍、胡晓飞。开幕式由中国武术学院分党委副书记于菲菲主持。

本次国际导引养生功比赛首次采用线上形式进行,有来自保加利亚、比利时、德国、俄罗斯、法国、芬兰、加拿大、黎巴嫩、日本、希腊、新加坡、意大利、英国、古巴和中国,15个国家的73支代表队,共计406名运动员参加。

张健致比赛开幕欢迎辞,对各国参赛选手表示热烈欢迎,对工作人员的辛苦付出表示衷心的感谢,介绍了导引养生功和国际导引养生功比赛的理念与宗旨。张健表示,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特殊时期,国际导引养生功网络比赛是对“运动是良医”理念的践行,也是对中华优秀传统养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更体现了全人类团结在一起抗击疫情、追求健康幸福生活的努力。相信在世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定能够实现健康与和平的共同期待。开幕式的最后,董军先生宣布比赛开幕。

本次比赛共举行两天,第一天进行健身气功集体项目和个人项目的比赛。裁判们认真、专注,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体现了优秀的专业素养;各部门工作人员协调配合、各司其职,比赛有序进行。

黄山市健身气功协会组织一支代表队参加了这次比赛,参加比赛的运动员有陈克贵、匡立平、吴梅蓉、夏春芳、吴惠红、吴长华、赵礼秀进行集体健身气功·八段锦、导引养生功十二法的比赛。在平时合练中,认真习练,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有点紧张,她们克服年龄大的困难,最终以8、75分获得八段锦的金奖、8、43分获得导引养生功十二法的铜奖。通过这次比赛提高自己,锻炼只要坚持,还能够参加比赛感受获奖的乐趣,最终目的达到强身健体。(杨世强)

大鸿拳的大洪拳名人录

张健,生于清乾隆51年(1786年),卒于清同治4年(1865年) ,享年78岁,江苏丰县顺河乡仇庄人。张公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忙时健公的父亲张士义靠耪二八维持生活,冬闲公10岁就随父亲磨豆腐为生计,以补家人生活之炊。
清嘉庆5年(1800年)秋后,拜李泰为师习三晃膀大洪拳法。从李师习武13年,深得真传,全面系统地掌握了大洪拳的套路、功理和技法,深受李师青睐!李泰师,河北恩县甜水铺人,他武功高强,清嘉庆年间任大清皇宫禁卫武教头,其间他被奸党陷害,诬其谋反。帝传旨捉拿,李泰拒捕,立反午门,单掌劈狮,夺出京门,从此以化缘隐身度日。因其夺出京门,与清兵交战中一臂受伤,落下终身残疾,故武林掌故中有“独臂李泰下鲁南”之说。
独臂李泰,人称“单胳膊李泰师”,1799年11月渡黄河南下,逃难于江苏省丰县城北顺河乡仇庄村,先栖身在村西一个破土地庙里,后又住到仇庄东三关庙里,以配制丸药行医为生,有时也给大户打打短工。第二年麦收时,他与本地一个叫张士义的穷人同在仇庄北半里路的唐庄黄元益家打短工,俩人成为挚友。后来张姓短工得知李泰精通武艺,便说服黄家财主给李泰资助,黄元益拿出300斤黄豆,请他收徒授艺。他先后收下徒弟18人,其中卓有盛名的有“董存益的枪,黄本正的棍,王朝选的短打不用问,张健的剑术最著论”他所授徒弟中尤以张健尽得其真传。
清嘉庆17年(1812年)秋,李泰打探到,追捕他的紧风已过,官兵无意再追捕他,他便想回家探亲,众徒再三挽留,但也知师父离家已久,思乡心切,挽留不住,只好筹资为师送行。李泰临行前,将弟子召集面前,嘱咐道:“你们师兄弟中,家境最差的要数张健,为了让张健能有口饭吃,今后传艺业之事唯可张健!”
次日行程,师兄弟们送师数里,师父吩咐他们几人先回,唯命张健再送一程。师徒二人晓行夜宿,来到黄河渡口边,寻了一家客店住下,在此住了十余日,每天早、晚李泰将张健领进河边树林隐蔽处教他武功秘法,把大洪拳的绝招用法和秘法口诀倾囊传授,并将自己多年的武功秘药和拳路谱牒交给了张健,待掌握纯熟,师徒垂泪分别。
李师走后,张公牢记恩师之训,日夜苦练功夫,认真钻研,使大洪拳功理、医法、技击融会贯通,达到精益求精。张健功成当时,尤其剑法无人匹敌,苏鲁豫皖武林界尊称其为“剑爷”。为不负师训,使大洪拳发扬光大,他首先在家乡开门收徒,第一期收了董堂董心朗、三官庙王朝选、三义村唐高武、五座楼李书勤、唐庄肖同志、北仇庄仇慎环、温寨蔡士杰,陆续又收了夏邑县陈金荣、五座楼李兴美等一批弟子……(张健的子张敬先,孙张振邦也是其传授,练的是童子功,后来也收了很多门徒)。张师对徒弟精心细致,每教一样功,先做示范分解动作,讲解心法口诀,让徒弟每个动作务必知其用意,他循循善诱,讲解示范,要求姿势正确,如有不正确者,反复纠正,直到正确为止,因此徒弟们武功都进步很快。
咸丰元年(1851年)秋,蟠龙决口,黄水横流,丰县遭灾,平地水深没膝,秋粮颗粒无收。墙倒屋塌,健公随众逃荒至夏邑县,乞讨度日,饱受风霜之苦,身染伤寒之疾,百日之久方愈。一天,陈家请了一位武师吴教头,杀鸡请客,鸡飞至房檐上,正巧张公从此过,大显身手,登房捉鸡,大家都很吃惊,陈家把张公请到家中热情款待。陈家武师吴教头不服,逼张比武,张师无奈,拳打吴教头,把武师击到在地。从此张师在陈家授徒,所授弟子中尤以陈金荣武功较好。张师苦练大洪拳功夫到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地步,大、小、屈、伸、刚、柔、发、聚,神速自然,玄妙圆滑,如连绵之波浪;其功无极太极,太极无极,内有龙吟虎啸之形,外有排山倒海之力;其招变化无穷,隐现莫测,出手恰似饿鹰捕食;其势顺其自然,动如猛虎,静似绵羊,明武能迷眼。张健师乃三晃膀大洪拳传丰沛及周边之始祖,其洪拳技法之精,授业门徒之广,可称桃李周天,苏鲁豫皖从习者不绝于道,后世武术多出其门。 □安在峰
在丰县较有名气、影响较大的大洪拳名师不乏其人。欢口镇的曹用元先生,是现有的较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曹用元先生自幼得沛县、丰县、山东鱼台名师真传,勤学苦练大洪拳,亦有超越于常人的悟性,在大洪拳理论和散打技击、气功修炼等方面,有很深厚的造诣。特别难能可贵的是,他在80年以后的20多年来,走遍各地,寻访武术名家,学习、交流、切磋、印证,武术学养日益丰富。
其实我们丰县,是事实上的武术之乡。现在的丰县县城内,可谓是武术高手云集。马德保、孙超元、马培元等都是武学修养深厚的大洪拳老师,当然他们也都精通其他拳种。我建议,对丰县有名的大洪拳拳师,包括其他武术流派的有名拳师,应该逐一作比较详细的介绍。当然,要完成此一任务,非得依赖象安在峰先生这样既有深厚武术修养,又有深厚文字功底的人不可。展示一下丰县现有武术大家的风采,激励广大武术爱好者,也一定会对弘扬大洪拳,对促进民间体育健身运动的开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安在峰
王朝选世居丰县欢口北三官庙村,务农传家,性孝悌,重节义,少时酷爱武术,十二岁拜大洪拳鼻祖、大洪拳家张健为师,学习大洪拳艺。
王朝选敦厚精诚,颇受张师之青睐,并得到张师的悉心传授,深得其真传。学武期间王朝选能勤学苦练,认真钻研。他在文武各功及长短软硬各种拳械方面样样精熟,他的靠臂捶、朝阳捶、挂活捶打的灵活巧妙;他的器械单练四门刀、六路大刀耍的撒土不漏,他的器械对练六进单刀枪,五虎擒羊棍,一百单八枪等与对手配合默契,动作逼真;他的暗器飞镖能百步打免,飞刀指哪打哪,可不差分毫,及为精准。
王朝选立志大洪拳的研究,经常访朋会友,与豪杰之士交流技艺,切磋武功,虚心学习,吸收各拳种之精华,将其溶于大洪拳,使大洪拳得以丰富和发展。他深知天地之大,人才之众,拳技之深,学海无涯苦作舟。于是,他练拳特别吃苦,能精益求精,他的大洪拳艺极精,名声远扬。乡邻众多大洪拳爱好者接踵而至,拜在他的门下,山东鱼台的甄世宣、甄世禄等均是他的得意门生。他的传人颇多,遍及丰县、鱼台两县,他的徒子徒孙不下数千。 尹大居、尹二居乃丰县大洪拳名家。是丰县大洪拳鼻祖监爷的孙子张振帮最得意的弟子,得到帮公的真传。家居住在丰县欢口镇东北尹庄村。
在清光绪三十三年前后二月里,有一帮土匪经过尹庄村南,到沛县去抢东西,经过前给大居个面子,送来一张片子,说借路从贵村南经过到沛县去。尹大居当面应允。当土匪经过村南时,不知尹庄的何人,对准土匪的队列打了一枪,正巧打死一名土匪。这事土匪误认为大居令人打的,土匪甚恼怒,事前已给你面子,你也亲口应允,现在你开冷枪打死我的人,真不识趣,看你尹大居有多大本领。随即匪首下令围攻尹庄。
这时尹大居也有误会,你原说借路到沛县是假,抢我尹庄是真,你好大胆子,其肯容你,兄弟二人备好马、整好衣冠,跨马持枪冲入匪群,兄弟二人并马杀匪,二马驰聘于匪群,如入无人之境,所向无不披靡。匪大惊,如炸了群的一窝小猪,四处乱串逃命。匪中也有武艺高强的人,持刀奋战,拼搏起来,枪刀对刃叮叮当当,迸出火花。他兄弟二人并马奋刺,土匪被他二人杀乱了阵角,溃不成队。土匪头子一看,近战是不能取胜,只有远战,用箭射、用枪打。尹大居、尹二居都是张振帮的徒弟,气功是很好的,用了挡钢枪的法术,只有用箭射、用枪打中眼珠、或射中耳眼,才能打倒,别无二法。
土匪商定办法后,箭和快枪、土炮,对准大居、二居的头部齐发,他兄弟二人的马也狂奔起来,枪刺的更猛了,土匪一个个倒下,正在大战的紧要关头,不幸大居的左眼中弹,当即倒下马来身亡,时年三十一岁。
这时土匪一面与尹二居拼搏,一面去抢二尹家的东西,还有几个土匪把大居的妹妹,拉到马上驮着向东走了。尹二居亲眼看到哥哥倒下马来,胸中怒火在燃烧,恨不得一枪将土匪刺死完。二居正在狂杀土匪时,有人来报说他妹妹被土匪拉到马上驮着往东走了。二居一听此话,摧马去抢救他妹妹,跑了约二里路追上土匪把土匪刺死。二居对妹妹说:“从这里往东走,遇到人求他救你,我去护家。”。尹小姐走到渠圩子西北地里,遇到一位老太太在拾豆茬,尹小姐向前求救,老太太问明情况,慌忙把她领到家中,洗了脸,吃了饭。后来认了这位老太太干娘。这为老太太就是渠圩子刘师傅官仓的母亲。
尹二居把妹妹救下后,不顾自己的死活,又回去护守自己的家园,不料被土匪团团围住,他寡不敌众,累的筋疲力尽,被土匪用箭射中了右耳门,尹二居倒下马来身亡,时年二十九岁。
为消灭土匪兄弟二人同死战地,真可歌可泣呀。
注:尹大居的妹妹就是杨标太(乳名杨娃)的母亲。
杨纪田、杨开的祖母,现住丰县欢口尹庄。
刘招财 李广友撰
一九九四年 □安在峰
董心朗,生于1838年,卒于1906年,江苏丰县欢口镇董堂人。是黄淮下游流域大洪拳二世传人,著名大洪拳家。
董心朗幼时聪慧,八岁入学,十三岁(1850年)拜著名大洪拳家张健为师,一面学文,一面练武,文武双全,深得张师的器重。十五岁时索生弃文习武,初学武功,凡老师教过的动作,不论是拳术,还是枪、刀、剑、棍;不论是理论,还是功夫,日夜揣摩,反复苦练,直到深刻领悟,达到拳脚纯熟,姿势正确,方才为止。他学习如饥似渴,不失时机地向老师不断地要拳要招,学会了拳术,学器材,学会了器械学功夫,学会了功夫学理论。老师教其一招,他能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去领悟,能举一翻三。不到几年的时间,他就全面掌握大洪拳体系的理论和技术,成为张师弟子中的一位佼佼者,受到张师的青睐。
董心朗从师学艺十年,尽得张师大洪拳真传。师傅仙逝后,董心朗与一位河北省沧州访友之人相遇,其人姓姜名宪质,是一位八极拳名师,身怀八极拳绝技。俩人相见格外投缘,董将其挽留住下,相互切磋,共论武事,互教互学,共同提高,姜宪质在董心朗家住了四年之久。董得益友,武功进步及大,并将所学与大洪拳高度溶合,使大洪拳功法、技术及理论进一步得到了丰富和完善,使董心朗的大洪拳进一步得到了升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不论从文功,还是武功上说,董心朗都是出类拔萃的人。在当时真是威镇四方,名扬千里。慕名者纷纷而至,投师学艺者不断。董心朗以发扬光大大洪拳为已任,对来者不拒,从不保守,能因人施教,传授大洪拳的各类功夫。后来他教拳于苏、鲁、豫、皖一带,门徒众多,可谓桃李满天下。他一生从事大洪拳的研究和传播,培养了大批的大洪拳名家高手,在他的众门徒中,如孙维扬、燕景珠、姜景珠、姜方礼、董中海、董中江、谢文善、谢克田、谢广任、谢文炳、谢文信、谢文堂、谢中可、李清江、朱存智、李阴华、李贵芬、黄中奎、黄正廷、董连玑、汪基厚、刘尔彩、李敬斌、曾继祥、皇甫善登、黄琪瑞、王登山等都是知名的大洪拳家。他为大洪拳的发展和普及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董心朗辞世三十年后,众门徒对恩师难忘,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七月七日,立起了透龙誉碑。碑心为:“清处仕董公心朗懿行纪念碑”。碑阴有志,其原文如下:
“孔门以尚勇善为国者,厥惟子路。其预期三年之效,曰:‘有勇知方’。呜呼!此真救衰起弱,扶危定难之第一良谋也。国术提倡,今盛言矣。推厥源,始非由学校。盖皆私人传习,防身卫家。究其效,足以保障一方,称名没世。此谓非深有获,于有勇知方之训,讵克若是哉。心朗董公殆无愧欤!
公氏董,讳心朗,世居丰北董家堂。耕读传家,有自来矣。公性孝友,重然诺,敦义气。髫龄时因捻乱辍读,继而延师习武艺。时有张师讳健者,端人也。精拳术,不较教授,独于公加青眼。谓其事亲孝,交友信,沈毅厚重,卓然自立。若是此,吾道有传人矣!于是尽心传授。公亦善体认,勤功苦积,十数年尽师之道。当捻乱平后,乡间无警,耕凿相安。循循如儒者,或叩以艺术,唯唯若弗胜。而一时近远同道,咸仰若泰斗焉。居恒慎审,施教择人,亦如师。非孝友和平笃重义气者,不得侧其门。以故承其教者,大抵居乡和厚,捍患御灾,急公好义,使地方隐隐受斯道之益。而学士文人,亦咸知武术足重。由斯以观,若果国家提倡,俾人人如是,则国有不强、侮有难御者乎?吾今乃知‘古勇知方’之训,数千年来,不在学校而在乡党也。谢君克田,公高足。能肩斯道者,不忘教泽。与同人集议立碑纪念,以垂不朽,而丐文于余。余维自幼与公同里,闻知最稔,义不当以弗文辞。因据实纪叙,以作表彰云。
同里 孙绍祖(丰县县长) 敬撰
李厚基(福建省督军兼省长) 敬书
中华民国二十五年 孟秋 敬立”
一九八八年三月初八,修建了董心朗纪念碑亭。董心朗的一生正如碑亭记里所说:……董公武艺超群,而又有仁人之心,故保家护村,惜老怜贫,是一贯所为。……贫寒者有求必应,不使失望,乐助于人,待人忠厚。里有纠纷,主动排解,息人之事,解人之忧,深受众望,四乡之邻,无不敬仰。……公之门下徒子徒孙部满苏、鲁、豫、皖边区,约近三千。正如碑亭楹联所题:“四十年育桃李呕心沥血;三千徒卫祖国振兴中华。” 沛县位于江苏省的最北部,素称“武术之乡”,自古豪杰奋兴,人才蔚起,既是汉高祖刘邦的发迹之地,亦是明太祖朱元章先祖的故里,史载汉高祖刘邦及汉初沛籍将领周勃、王陵、樊哙等人在起义前均爱武术,曾组织地方青壮年习兵练武,以后沛人爱武习武之风沿袭至今。
武当洪拳为内家拳法,据传宋朝武当山一道士武功精湛独创此拳,因其俗家姓洪,故定名为武当洪拳,又说:当年宋太祖打关东,闯关西,以三十六路拳,三百六十六手定天下,分三十六路为关东架,三百六十六手为关西架。关西架以阴柔圆活、缠丝螺旋劲为主,关东架以阳刚脆快、崩晃抖弹劲为主,基本拳架有太平架、十路弹腿、三晃膀、对练打捶、三十六摔、七十二擒拿等,器械有武当单剑、单刀、双刀、双拐、双钩、钹、九节鞭、春秋大刀、等,其拳理以黄老学说为法旨,强调阴阳互济、守柔曰强、后发先至的理论。
沛县武当洪拳由张栋书在清朝光绪六年(1880)传入县内。《沛县志》介绍“张栋书(1856—1933),字福顺,人称张胖子,原籍河北省大名府南乐县张小窝村人。出身武术世家,其父张万青乃清末武当洪拳一代宗师。栋书自幼随父习武,苦练二十余载,深得其父真传,并有所发展,功夫已达炉火纯青之境。
栋书生性侠义,性格刚强,好打抱不平,曾打死恶霸之子,手提单刀背负双拐,游荡江湖,访师会友切磋技艺,清光绪六年来沛县住城镇东关客店,人们听其言谈,观其行迹,深知非一般武林之辈,当时,城里有一武人张宜林,力大无比,能抱石磙两个,数年来无人能敌,人称神力铁掌。他闻听东关店内来一上乡武师,便来拜访有意较量。时值盛夏,暑气逼人。栋书在天井内摇扇纳凉,宜林大步入内,栋书已知来意,在抱拳拱手之际暗发内力,宜林暗藏杀机挥拳向栋书打去,栋书顺势捋带对方肘臂,以引进落空、借力打力之法,令其败北。宜林自知遇到名师,遂拜倒在地。至此丰沛县一带慕名投师者日增,武当洪拳便开始在沛推广起来。
张栋书在沛县设场多处,授拳近五十余载,弟子遍布丰沛一带,有名气者,如刘修信、刘修君、张开柱、李露、李居正、韩志贤、苗庆典、高兴礼、郝心禄等。其中尤以刘修信为甚,《沛县志—人物录》介绍“刘修信(1901—1968)鸳楼乡东刘庄人,幼嗜武,弱冠,从河北省大名府拳师张福顺学艺八年,尽得真传。民国十一年(1922),获丰沛两县武术比赛冠军。民国二十五年,获江苏省行政督察专员举办的武术教练第一名,得“武术英烈”匾额,被荐为江苏省国术馆教练。翌年,返沛参加抗日,任县武术队教练兼队长。长于鹰爪功,人称“铁爪子”。县内至今仍传诵着他的轶闻、佳话。
如今刘修信、刘修君一脉传人,赵敏、梅修鹏、冯庆、梅军、刘子甲等,在继承前学的基础上,勇于探索创新,有志于武当洪拳的传承与发扬,以使更多的人了解武当洪拳,受益于武当洪拳。

大鸿拳和大洪拳还有大红拳有什么不同??

  大鸿拳的“鸿”“红”“洪”之辨
  大鸿拳又名“六步架”也称“三晃膀”。系气力功架短打拳法,属于一种仿生象形拳术。具有羊、鸿(雁)、虎、豹、鹤五形;合于小、大、顺、拗、立五势;应金木、水、火、土五行;化出劈、崩、钻、炮、横五捶。它拳势威猛,刚劲有力,朴实浑厚,脚步扎实,发如崩炮、防多截肩,裹缠拗膀,顺化逆出,俟身挤靠,滚化旋发,变化多端,内外兼备,集气功拳架于一体。讲究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马步为先,扣步平肩,切势气门关,心意相合,意气为一。以独特的风格,自成一大拳术派系,是我国武苑中的一朵奇葩。
  据传此拳系随末鸿仙所创,他上山打柴时,见山坡上两只山羊在抵角,开始时两只羊都鼓着肚子,抵得很有力。后来肚子瘪了,也无力再争斗了,鸿仙善于观察各种动物的行动,结合自己的体会,从而悟出了气与力的关系,结合自己与野兽搏斗的经验,创出了气力功架拳。人们为了纪念鸿仙,又因此拳起式“拧腰三晃膀”之后的定势如“鸿雁展翅”之势(如图1所示),故将此拳命名为“大鸿拳”,也有称之为三晃膀的。又因此拳分为平气架、气推力、气排丹田、混用力、闭气练法、混元气练六个练习步骤(即:六个阶段),故有人把此拳叫做“六步架”。
  过去练家子都将大鸿拳视如珍宝,多系口传,资料较少。有些人将“大鸿拳”的“鸿”字,写成“红”或“洪”字,这实属笔误,因“音同”所致。这一字之差,将些拳与北方的“红拳”和南方的“洪拳”就浑为了一潭,混在两拳之中,被这两个拳系之拳所将淹没,有碍于独具风格自成一大拳术体系的“大鸿拳”的发展,今需加以辨明,规范其名称。
  一、大鸿拳命名的初衷
  大鸿拳之所以叫大“鸿”拳,当时有三个初衷:一是为了纪念该拳编创之人“鸿仙”,以鸿仙的姓氏所命名的。二是取该拳之起势“拧腰三晃膀”之拳势,象鸿雁受惊之展开翅膀欲飞之气势,用以来概括该拳风格特点,所命名的。三是告诉后来人,此拳是一种仿生象形拳法,演练此拳者,不仅要总结人类的搏斗之经验,还应注意大自然的物象,向动物学习。只有这样处处留意,才能将此拳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大鸿拳若写成“大红拳”或“大洪拳”,就违背了大鸿拳起初时命名的初衷,应予纠正。
  二、大鸿拳与红拳或洪拳渊源不同、风格各异
  (一)《中华武术辞典》《体育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少林武术大全》《中国武术史》里的红拳(如图2所示)
  红拳属于长拳类型的拳术,源于西北一带,元初即已流行,《少林拳法》:“无时觉远上人访白玉峰于陕西兰州(今属甘肃),入寺授技传大小红拳”。其风格特点是撑斩为母,尽八法(撑、斩、勾、挂、缠、拦、沾、挎)之变,体工行美,法势澡丽,扁身击远,势低筋揉,内展腾挪,巧击刁打,劲尚脆快,兼以长柔。
  (二)《中华武术辞典》《体育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拳术拳种和拳家》《广东名家套路——洪拳》里的洪拳(如图3所示)
  南方洪拳称为洪家拳,是南拳之一种,属于南少林派系,由福建南少林著名和尚至善禅师的弟子洪熙官所创。其风格特点是:浑厚朴实,稳健有力,桥沉短促,多桥法,少腿法,发劲蓄含,先收后放,因势发声,以声助力。主要盛行于湛江、海南、韶关、惠阳等地区。
  (三)《大鸿拳》《大鸿拳秘谱》中的大鸿拳(如图4所示)
  大鸿拳,系随末鸿仙所创,是一种仿生功架拳。主要流行于黄淮下游流域,它拳势威猛,刚劲有力,朴实深厚,脚步扎实,多膀法,滚出旋入,变化多端,内外兼修,集气功拳架于一体。
  从以上分析,不难看出,这三种拳术,拳种不一,渊源不同,风格各异,故不能将“大鸿拳”混入“洪拳”与“红拳”之中。应使它独自一体,自为一派的体系体现出来。
  三、大鸿拳与红拳或洪拳的技法与内容不同
  (一)红拳
  《中华武术辞典》《体育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少林武术大全》《中国武术史》中载:红拳内容有盘、法、势、理四个方面。盘乃基础训练,称十大盘功;法即打手打法,其零手有百种之多,另有组手排子,打手母子九拳及打手跑拳;势为套路,以大小红拳为基本,计有三十六路,另有器械,如刀、枪、棍、鞭等;理则为拳法理论,遗有《红拳打手歌》、五篇及《打手要言》《拳谱》。
  (二)洪拳
  《中华武术辞典》《体育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拳术拳种和拳家》《广东南拳名家套路——洪拳》中载:洪拳主要套路有三进拳、铁线拳、二龙争珠、夜虎出林、五形拳和十字拳等,基本手型有拳、掌、指、爪、钩、鹤顶,手法有沉桥,插掌、截桥、封桥等,步法多是四平大马,还有三角马、子午马、吊马、和麒麟马等。身型要求含胸、收腹、敛臀、沉肩、垂肘、沉桥、坐跨。
  其练法有套路练习、耐力练习、桥法练习和活步练习等。(如图5所示)
  (三)大鸿拳
  《大鸿拳》《大鸿拳秘谱》载:大鸿拳的手型有拳(鹤顶拳)、掌、勾,其最突出的特点是,其拳的拳始终是鹤顶拳。其步型有弓步、马步、丁步、仆步、独立站、半跪步,其拳半跪步出现最多,最为常用,这也是此拳的一大特征(如图6所示)。拳法有冲、搡、磕、压、砸、架、钻、抡、撑;掌法有挑、提、拉、扇、插、探等;勾法有撩、挑、撅等;肘法有顶、撞、拐、截等;膀法有掖、裹、靠、别、晃、拗等。腿法较少,偶有也是低腿法;此拳之精华在于膀法。其拳系内容丰富,徒手单练的有六步架,二步架,“8”字步拳;徒手对练有靠臂捶,长打捶,十二捶,十四捶,十八捶,外扒眉等;器械单练套路有鞭,太平刀,双刀,六路大刀,枪,棍,剑,绳标等;器械对练套路有盘龙棍,双刀枪,单刀枪,白手夺枪,白手夺刀,大梢子对枪,三节棍对枪,四节子镗对枪,六进单刀,双锏对枪,滚肚枪,一百单八枪等;功法有用功过气法,临敌应计法,老嫩救活法,百步捶法和定身法(即:擒拿控制法)。
  从以上技法及拳系的内容分析来看,大鸿拳与红拳或洪拳也不相同,不属同一拳术派系。因此不应将大鸿拳与红拳或洪拳浑为了一潭,应将其名称明确,不要再将“大鸿拳”误写成“大红拳”或“大洪拳”。应勇敢地纠正“笔误”,给大鸿拳的发展扫除障碍。
  四、关于“大红拳在丰县的起始及特点”一文
  1991年4月出版的《丰县文史资料》第九辑第130页,刊载了周长珍先生口述,刘永孝生先整理的“大红拳在丰县的起始及特点”一文(以下简称“刘文”)。刘文里载:“大红拳在丰县、沛县、鱼台三县流传较广,演练者众多,练者多称‘六步架’。”刘文在“避难显神功”里讲的大意是:一日晚饭后,李头领(李泰)坐在石磙上暗自叹息自己英雄无用之地,不觉间将石滚眼扣烂,人们知他会武,经人说合,张健与同村里几位青年一起拜李头领为师,共学大红拳。刘文在“套路及特点”里讲:“大红拳有六步架、二步架、徒手套路;对练有靠子(臂)捶、长打捶、十二捶、十四捶、十八捶、外扒眉等”、又说:“大红拳练功要诀是:以气摧力,存气于丹田,运气于肋间,发气于百川,捶打十分力,力从气中出,运气贵乎缓,用气贵乎急。”还又说:“大红拳运气之法:马步为先,弓步单鞭,勾步平肩,切势气门关,心意相合,意气合一。”最后说到:“总之,六步架也称气功架苗,是练功与练气的统一,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从刘文来看,他所述的大红拳的渊源、传播过程、拳系内容、技法、特点及所用别名均与红拳不相符合,可以说差异甚大,完全可以说不是大“红”拳。刘文却无不与大鸿拳相似,可以说刘文讲的就是大鸿拳,仅一字之差,这一个字却还是音同,只是字不同而已。这是什么原因呢?有一处您可需加注意,刘文是一篇口述笔录材料,口述笔录材料出现笔误字是不可避免的,将“鸿”写成“红”,断定是实属笔误。
  五、关于“图解大洪拳三晃膀”一文
  《精武》2005年第10期第18页上刊登了胡文光先生的“图解大洪拳三晃旁”一文(以下简称为“胡文”)。胡文说:“大洪拳三晃膀是集内外家于一体的近身短打拳,此拳强调调动内气,以气发力,架子名六六架,先天纯阳,后天八九七十二为阴,运用全身;又名三晃膀,一晃无极静,二晃太极动,三晃混合气,水火济济,气存丹田;又称六步架,以马步桩为根基,攻多崩炮,防多截肩,独具一体,有别于我国南方的洪拳和北方的红拳。”胡文里又说:“大洪拳随朝末年为鸿仙所创,……他(鸿仙)善于观察……见两只公羊相抵斗架,累倒趴地不动,他又结合自己与野兽搏斗的经验,由此悟出了拳法。”胡文里又说:“为了纪念鸿仙,又因该拳起势拧腰晃膀,势若惊鸿展翅,黄淮流域一带习此艺者称其为鸿拳,‘鸿’通‘洪’,又名大洪拳。”
  从胡文可以看出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胡文中所讲的大洪拳,从渊源、风格特点、技法、内容及别用拳名上都与洪拳不相符合,可以断定胡文中的大洪拳不是大洪拳。二是胡文中说:“大洪拳,独具一体,有别于我国南方的洪拳和北方的红拳,”可还偏偏称是洪拳,这是明显的矛盾。三是胡文里:“为了纪念鸿仙,又因该拳起势拧腰晃膀,势若惊鸿展翅,黄淮流域一带习此艺者称其为鸿拳”,该文却偏偏又将“鸿拳”写成“洪拳”,其用意让人费解。四是胡文里有:“‘鸿’通‘洪’,又名大洪拳。”可我查遍了汉语字典和辞典也没找到“鸿”通“洪”的说法。《新华字典》第188页:对“鸿”的解释:(1)鸿雁(2)大;对“洪”角解释:(1)大(2)大水。《汉语成语小词典》第216页对“鸿”的解释为:(1)鸿雁(2)指书信(3)大(4)姓;第216页对“洪”的解释:(1)大(2)指洪水(3)姓。《现代汉语词典》第524页对“鸿”的解释为:(1)鸿雁(2)指书信(3)大(4)姓;第523页对“洪”的解释:(1)大(2)指洪水(3)姓。《袖珍字海》第403页对“鸿”的解释为:(1)鸿雁(2)大(3)姓;第394页对“洪”的解释:(1)大水(2)大(3)中医脉象名(4)姓。在这些里面均没看到有“鸿同洪”或“鸿通洪”的字样。这就是说,“鸿通洪”是说不通的,我不知道大鸿拳非得用这个“洪”字不可?非得趟人家洪拳的浑水不行是为什么?
  我觉的一个拳,就象一个产品,拳名就象商标,一个产品一个商标,人们看到商标便知道了这个产品一样,不能乱来,不然就成了假冒产品。一个拳就应该有它的规范的拳名,人家的是大洪拳,你的也是,人家的是大红拳你的还是,那你的拳到底是什么拳?这就让人无法理解,就无法使你的所谓的“大红拳”或“大洪拳”得到发扬和光大。因此,我再次呼吁不要再把“大鸿拳”错误地写成“大红拳”和“大洪拳”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